人事档案【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人事档案【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大纲】

  • #### 追溯司马氏的家世。

  • #### 司马谈论阴阳、儒、墨、法、名、道六下要旨。

生死:使人拘而多所畏;然其先后四常常的大顺,不可失也。
知识分子:博而寡要,劳而少功;然其列君臣父子的礼,序夫妇长幼之别,不可易也。
乌:俭而难遵,是因该行不行遍循;然其强本节用,不可废也。
宪章:不别亲疏,不充分贵贱,一万万於法,则近尊尊之恩绝矣。可以行一时之计,而不得长用也,故称为“严而少恩”。若尊主卑臣,正君臣上下的分,明分职不得相互逾越,不可更改吗。
称:使人口俭而善失真;然其正名实,不可不察也。
申: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而,与经常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

→【分析秦国时参考法家。】
→【司马谈为道家能融化五小之丰富,灵活转化,是吧顶尖。】

  • #### 司马迁十载诵古文,二十如壮游天下。承其父司马谈之遗志著史记。继为极史令。

→【所谓历史使命。】

  • #### 司马迁及齐医生壶遂论:
孔子何以作春秋

夫春秋,上明三至尊的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

太史公何以著史记

余尝掌其官,废明圣盛德不洋溢,灭功臣世家贤大夫的业不述,堕先人所出口,罪莫大焉。余所谓述故事,整齐其世传,非所谓作吗。

  • #### 司马迁以原始人激励自己。

夫诗书隐约者,欲遂其志之眷恋也。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戹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遵循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首,大抵贤圣发愤之所吗作吗。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也,故述往事,思来者。

→【参看《报任安书》。】

  • #### 本纪十二,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排列传,共一百三十篇之小序。

  • #### 第七十

罔罗天下放失旧闻,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论考之行事,略推三替代,录秦汉,上记轩辕,下到为东。
为拾遗补艺,成一家之言,厥协六通过异传,整齐百寒杂语,藏之名山,副在北京市,俟後世圣人君子。

【其他】

  • #### 作者

顾颉刚人事档案看本篇是司马谈司马迁父子二人依次而作。故前半有的以及后半有讲述主语不同,而司马谈预订的勾勒青史断限与司马迁新定的断限亦不同。
顾颉刚《史林杂识》认为,上由唐尧下至武帝元狩年间是开始司马谈欲写《史记》的直的年;上于黄帝下及武帝太新年里是司马迁所描写《史记》的尽的年。

  • #### 天人之际

指天文学,汉人相信天人影响,故称研究天文的知识为研究“天人之际”。
粗发问题:何谓之“究天人之际”?
【?探究天道与性欲次的干。“尽人事,听天命”。】

  • #### 佚失

五十二万六千五百许:与现在许数不同步。
班固:“十首缺,有录无书”。
依照张迁所言,《景帝本纪》、《武帝本纪》、《礼书》、《乐书》、《兵书》、《汉兴的话以互年表》、《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傅勒列传》此十篇都佚失,后元成年里褚先生补充作《武帝纪》、《三王世家》、《龟策》、《日者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