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Fred和George那对双胞胎魅力卓绝,他们幽默有趣,既能发明广受欢迎的调戏小玩意儿,又怀有完美的生意天赋,他们还发现了霍格沃茨半数以上的绝密通道。这两哥们大概相同,尽管会有百分之一的两样,但连他们的慈母都会分不清他们。他们总是充满着欢快。

本次来看望那对魔墨家中最宏伟的嘲讽专家吧。

George·韦斯莱个人档案

出生日期:1978年一月1日

高校:格兰芬多

老人家:亚瑟·韦斯莱和莫丽·韦斯莱(娘家姓氏为普威特)

爱人:安吉利娜·Johnson

子女:弗瑞德·韦斯莱二世和罗克珊·韦斯莱

爱好特长:恶作剧

地方:Fred的双胞胎兄弟,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击球手,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业主之一。

艺人:Oliver·菲尔普斯。奥利弗在切实可行中是四哥,而实际中的四哥詹姆士在《哈利·波特》系列影片中饰演表弟Fred·韦斯莱(不明了她们俩有没有在实地偷换角色吗)。

姓名的来源于和含义

“韦斯莱(Weasley)”的词源在弗瑞德的剖析中曾经详尽介绍过了,此处不多废话。直接来探望
“乔治(乔治)”。

发源爱沙尼亚语Georgos(Γεωργός),意为“农夫,土壤耕小编”。和弗瑞德一样,乔治本人跟他名字的意思完全搭不上边。他相对不容许安安分分地待在地上,乔治和他的孪生堂哥可都是要上天的女婿。在Fred的名字可能出自“弗雷德里克(Frederick)”。但透过查阅资料,英帝国历史上,威尔士亲王弗雷德里克王子未及成为英国沙皇就奇怪过逝,后来即位的是她的幼子乔治三世,而且乔治三世因为患上卟啉病导致一只耳朵失聪。这个故事与书中弗瑞德的英年早逝,乔治的耳根被割不谋而合。

双胞胎的秉性

在她们小时候一时,莫丽·韦斯莱爱妻在家里助教他们基础知识,包罗英文文法等等,那很可能也是双子天不怕地不怕,就莫丽大姨的因由之一。

十一岁起,弗瑞德和乔治初步到霍格沃茨求学,一起被分入格兰芬多高校,没有了常事暴走“狮子吼”的阿妈在附近约束,他们大约可以说是撒开了欢地无理取闹(他们的高大事迹多得很,就不细说了)。

有三次,狩猎场看守海格对罗恩说:“为了把你的双胞胎二弟赶出禁林,我大概开支了大半辈子的生命力。”

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前队长Oliver·伍德对他们的评头品足是:“韦斯莱兄弟对付游走球绰绰有余——说实在的,他们自己就像是八只游走球。”

她们的妹子金妮那样说两位兄长:“跟Fred和乔治一起长大有一个利益,就是你会认为,只要有胆量便没有办不成的事。”

乔治=小天使?

个人档案,有人曾做过统计:在书中被提及得越多的这一个韦斯莱双胞胎兄弟是弗瑞德,共905处,而乔治被波及了731处。其实那种出现频率肯定水平上就反映出了他们性格的异样:弗瑞德更跳脱、更有行动力,乔治则更敬服温柔、也更密切。

书中双胞胎第一回出场(哈利在皇帝十字车站相遇了Fred和乔治)时,Fred首先说道,可是与哈利交谈的首先个孪生兄弟并不是四哥:

“要支持吗?”说话的刚刚是他在闯检票口时碰到的那对火红头发孪生兄弟中的一个。“是的,劳驾搭把手啊。”哈利气喘吁吁地说。“喂,Fred,快复苏支持!”

有孪生兄弟支持,哈利总算把箱子推到了隔间角落里。

当双胞胎之一在关切协理她们的眷属时,80%是乔治。

当哈利须求有人伸出帮衬或是在茫然不知发生了怎样事的时候,一大半光阴也是乔治站出来协助她。

那对兄弟一大半时候就好像说相声一样,“逗哏”和“捧哏”的角色是相持稳定的,正如书中弗瑞德驾驶着Ford安格里亚车驶向陋居时,乔治坐在副驾驶上率领着样子。

但乔治并不是一个小天使,毕竟她也是个恶作剧专家之一。即便只发起过四分之一的笑话和嘲弄,但四分之一的双胞胎式玩笑已经足矣掀翻一个家了。乔治相对弗莱德来说尤其温柔爱抚,可他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同伙”。

家庭对乔治的首要

家中在乔治心中有着很重大的地位,甚至可能超过了弗莱德在他心神的地点。

因此看来,乔治与弗莱德最大的不比就是乔治越发珍贵,尤其是对亲人(包涵哈利)。

当她意识到要买洛哈德的全方位书时,他的反射是这么的:

Fred读完了她协调的床单,伸头来看哈利的。

“你也要买吉德罗洛Hart的书!”他说,“新来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老师肯定是她的崇拜者——没准是个女巫。”Fred看到他小姨的秋波,赶忙低头专心吃她的橘子酱。

“那一个书可不便宜,”George飞快地看了父母一眼说,“吉德罗洛哈特的书真够贵的……

他强迫珀西在圣诞节与手足们坐在一起,因为这一天是“家庭团圆日”。

当见到加班的爹爹归来时,他会立即快乐起来:“回来了!”乔治说,“四伯回到了!”(七个惊叹号)

哪怕在最黑暗的那段时期,他也还是能想出玩笑话。

在霍格沃茨大战后,即使那时乔治刚刚“洞听”(失去了一只耳朵),但他仍笑着安抚哭泣不止的慈母和面无人色的父兄:

“你感到怎么样,乔治?”韦斯莱爱妻轻声问道。

George用手指摸索着脑袋的一旁。

“洞听啊。”他喃喃地说。

“他怎么啦?”弗瑞德惊恐地哑声问道,“他头脑也受伤了?”

“洞听啊,”乔治又说了三次,抬眼看着她的哥们,“你看……我有个洞。洞听啊,Fred,驾驭了吧?”

韦斯莱爱妻哭得更愁肠了。Fred苍白的脸蛋儿马上泛出血色。

“差劲,”他对乔治说,“真差劲!环球跟耳朵有关的妙趣横生都摆在你面前,你就挑了个‘洞听’?”

“那下好了,”乔治笑着对泪流满面的生母说,“三姑,你终于可以把我们俩分出来了。”

并且当时他还不忘关切并未再次来到陋居的哥们儿们:“罗恩和Bill怎么没有挤在本人的病榻周围?”即使当时祥和受了伤,却照旧没有忘记自己的老小,始终担心着她们。

结语

有一句话说得令人心:”“自从弗瑞德死后,每一面镜子对George来说都变成了厄里斯魔镜。”
有人曾问Lorraine失去Fred的乔治后来过得什么,她说:“乔治大致一辈子都没办法儿释怀弗瑞德的离去。”在Fred死后,乔治再也唤起不出守护神,因为他有所的欣喜回想都和Fred有关。越发是向她如此爱抚入微,关注家人的人,越发不会如释重负与和谐亲热的双胞胎二弟弗瑞德的逝世。

乔治后来屡次三番经营着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罗恩的加盟使得把戏坊的工作兴旺。乔治与曾是弗瑞德女友的安吉利娜·Johnson结了婚,并给他们的外甥取名弗瑞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