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奈中医高校

金奈中医高校

戴季陶陵园与枣子巷、新罗路、卡尔加里中医大学

在网上零星看到部分关于圣多明各红枣巷“戴季陶陵园”的通信和探究小说,个人认为其中有些说法与自家那会儿亲眼所见的实情有些出入,现欲借《行脚曼彻斯特》一角,把自己当即对戴季陶陵园的有些见识写出来供有关探讨者参考。不过依旧要事先表明,那件事距今将近七十年了,对所纪念之事难免有不准确,或破绽百出,或一知半解,甚至有不当之处,敬请诸君谅解!

《360百科》对戴季陶是那样介绍的:“戴季陶,(1891年—1949年),原名良弼,字选堂,号天仇,后更名传贤、字季陶。籍贯台湾吴兴,生于云南广汉。中国法学家、中国国民党元老之一,也是礼仪之邦Marx主义最早的研究者之一。中华民国时期任国民政党考试院市长。”

戴季陶于1949年8月11日因服用过量安眠药离世。归咎起来对于戴季陶的寿终正寝原因大约有四个本子:一说他因对形势悲观,认为蒋周泰政权失利已成定局无法挽回,而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另一个本子是说她仅因误服过量安眠药而谢世;还有一个是他杀版本。因东瀛特务南造云子案,猜忌戴季陶有包庇、通风报信和特有放走南造云子的卖国困惑[请参见文献5]。蒋、戴虽有金兰之交,相处几十年难免发生很多过节,蒋周泰容不下此等与她为难和谋害他的人,早欲将他收拾以了却内心之恨[参考文献1]。

枣子巷、戴季陶陵园、新罗路和中医高校之间的地理地点关系图(仅凭回想绘制,无任何法律听从)

戴死后由她孙子戴安国护送他的尸体回到天津,于1949年七月3日把她的同胞姨妈与戴季陶合墓安葬于达卡红枣巷戴季陶陵园内。

1952年暑假,我与几位同学过十二桥即拐弯向北,沿西郊河上行来到金河与西郊河上游分流处隔壁,大家常去的一个名为“岛北”(疑似今“芙蓉花园城”河边)的河湾里游泳。游泳后大家就沿着稻田田坎一路向南,一边走一边用弹弓打鸟、捉油蚱蜢儿、摸鳝鱼。不觉来到从未去过的枣子巷东口,望见巷子远处西口,有一座安装有重型双扇铸铁栅栏门,砌有高墙而无房顶的屋宇,突兀地矗立在稻田之中。我们是因为好奇就从胡同东口,跳过一个个水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了一段烂泥路,好不难到了巷子西口,终于看了解了那座房屋的外观。走近一看才知道那是一座半中半西式的烈士陵园,再靠近铁围栏和铁栏门通过栏口仔细一看远处墓台上的墓碑,才精通那里是戴季陶的陵园(请参见上边的地图)。

这会儿的枣子巷既荒凉又短小,然则几十百来米长,与城内的弄堂格调完全不雷同。其窄窄的路面,路北除了戴季陶陵园外,仅有相对续续的几户住户,路南完全是新罗路路北人家的后院和围墙。说它是巷子还不如说它是新罗路人家后院墙外的一条烂泥夹道,因它完全没有路基,只是大千世界路过此地踩出来的一条小道而已。巷子的东口连接奥兰多路,西口端头除戴季陶陵园外,再过去就唯有大片稻田和竹林了。

那是一座南北较长、东西较短的长方形陵园。它的面墙(南墙)为高高耸立的全铸铁铁花式栏杆,上方固定有防盗矛尖,再配镂空铸铁铁花大门(可参看下图)。其余三面为砖砌围墙,比正面的铁栏杆面墙高度还要高些。

戴季陶墓园正面的铸铁围栏和大门外观与此图相似(照片来自互联网)

陵园不算大,光码码地坐落在三面都是稻田、土坡、小树、竹林和芭毛丛中。在铸铁栏杆外边的其余地点,都可以窥见陵园全貌。一条很平常的水泥神道从铸铁大门向来延伸到一米多高的墓台下的台阶边。墓台坐落在陵园大门的远端,紧靠后墙与侧墙。墓台上并排安置有一大一小的两座坐北朝南的圆顶坟墓。墓顶全部用混凝土抹光,下部石砌的圈子基座大概有一米来高,坟墓就像一个圆啾啾的大馒头矗立在基座之上。从墓碑上的题字可以看到左侧较大的一座是戴季陶、钮有恒夫妇的合葬墓,右侧稍小的是戴季陶二姨黄内人的墓葬。那两块墓碑都比平日墓碑高大,一看就是有相当地位的官吏人家的坟茔。戴季陶和他的大姨的墓碑题字均由蒋志清题写。后来本身在场工作后去过克利夫兰出差,工作之余瞻仰了比什凯克陵,顺便去廖仲恺先生陵园参观,才晓得戴季陶王陵与廖先生帝王陵的建制和准星是基本上的,但戴墓的建筑品质就要差了有的。

廖仲恺、何秀姑凝合葬墓

墓台下神道两边原本是划成四等分的多个公园,种植的镶边灌木万年青已经完全成了枯枝。花园里一片荒草,完工时所种花草都被这个荒草所掩没。由于短期无人拥戴和洒水,好多建墓时移栽过来的伟人树木还没成活就早已枯萎了,见绿的大树已不多了。看起来就如一座多年无人照顾的,多少个世纪之前的“无主”陵园,显得满目荒凉,衰草离披。

那陵园经历了不久几年的巨变,见证了戴家的悲离与无奈。临近解放前夕,那位国民政党高官,享受了江山公祭和埋葬礼遇,出殡当天内阁动员了全城军、政、宪、市民、校园等等上万人来送葬。一位离家时的一介穷书生,魂归故里安葬时又这么风光,让家属享尽了光宗耀祖的赏心悦目。在国民党溃不成军的每天,人心混乱,各人自顾不暇,家人匆忙丢下了那两座坟茔,只能各自匆匆逃离,或远走他乡,或亡命天涯,使得那两座坟茔形影相吊于荒野,只好坐以待毙罢了。

网上有成文表露,陵园范围内相应大小四座坟墓,共五具棺材[参考文献2]。至今自己要么相比清楚地记得,当时本身所看见的戴季陶陵园内,墓台上惟有两座墓葬各自孑然屹立在这里,在陵园内的任何区域,根本就一贯不看见过还有其他任何坟墓存在过的痕迹。网上有成文证实了自家的观测,在打井戴季陶陵园内的墓葬时,全部唯有三具棺材出土[参考文献3、参看文献4]。 

但是网上也有成文证实,在那家巷挖出了五具骸骨[参看文献2]。该文表露这几个尸骨的棺材,是从枣子巷迁移到那家巷,后又被人搬迁到那家巷的河边,再后来又有人从河边盗窃走棺木,其尸骨被草草掩埋。不问可知棺木或尸骨屡经辗转,根本找不到第一实地了,证据链早已断裂。在打通现场,东一块西一块发现的残骸,很难说那么些就是戴家有关人物的遗骨。因为那家巷是吉达地区很古老的、出名的乱葬坟地,四处都有无主尸骨一稀世地堆放。那些时代还并未DNA鉴定技术,凭那多少个时期的法经济学技术,很难精确地裁判出尸骨的真假来。

为了尤其询问戴季陶陵园的真实情况,我已经在“巴中市档案馆”馆网中,先后两遍申请查找1949年7月内外的吉达《新新音讯》以及收藏的其余有关档案,企图查找到陵园的肖像和其它相关广播发布。几天后,档案馆工作人士电话告知自己,我所申请查找的材料,他们在深藏资料中均没有找到[参照下边截图]。

申请查找有关戴季陶墓园资料

1990年蒋纬国委托原因旧在拉合尔摸索戴季陶墓时,好不不难打听到戴家墓葬已被迁移到罗家碾那家巷坟场(有关那家巷的介绍,请参见《行脚圣路易斯》于二〇一七年十一月18日刊登的篇章“岁月如梭,往事难忘:怀旧初一中”)。后请人在那里挖掘出戴季陶及爱妻和他岳母的骸骨一共仅有三具,经青海省公安厅委托送交广东省法法学学会鉴定的也唯有内部的二具遗骨而已(请参见下图的鉴定书)。

网上视频截图

咱俩得以假如,当时戴母黄老婆在那么些墓地安葬从前或之后,先后有戴季陶的大姐和孙子曾经在此处下葬造坟那个事情确已存在。戴季陶死后神速的1949年三月31日,蒋瑞元发表国葬令,故戴季陶享受的是葬身待遇。此时以此过去的坟茔已经不再是戴家的家族墓地了,而现已升任为"国家陵园"了。在国民党的一位高官,蒋中正的结拜兄弟的国度陵园里,除了戴季陶的姨妈和老伴可以共享其荣誉外,难道其余人还有身份进入这几个陵园吗?那在中原的其余朝代都是不容许的,除非是有些殉葬者。因此当控制把那里当做戴季陶的陵园后,把那两座主题不想干的皇陵迁移到陵园外的邻座某处,那是再正常可是的诠释了。

档案馆,假诺现在,戴季陶先生的亲朋故旧有人能够提供那个墓地的照片或资料,那就可能解开世人对其陵园的各种估算了。

网上作品介绍,戴家红枣巷那宗地块最初的用途有二种说法(那里就不一一列举各有关网站的网址了,随便一搜遍网都是):一种说法是这宗地块在戴家购入时,将构筑为戴家的一座“花园”,另一种说法是买入这几个地块时原本就是作为戴家家族墓园使用的。

本人觉得下面的率先种说法可相信度较高。因为在国民政坛时期,1933年出版的“参谋本部青海次大陆测量局”测绘的丹佛地图上,已经评释那里名为“枣子巷”,表达那里并不是用作坟茔地安排利用的地块。

戴家从戴季陶算起,他曾外祖父那一辈从福建吴兴迁来湖北做工作,落脚在广汉县连山镇,后来他外祖父、曾祖母和三伯相继过世并都埋葬在广汉县连山镇祖墓内。戴季陶1935年还乡探亲时,还在此处拜祭过上代[参考文献6]。对于中国习俗来说,相距不远的两处宅基地(广汉和突尼斯城距离不足八十英里),根本就不可能再另行建设祖墓的。所以戴家在广汉连山镇已有祖墓的场地下,不能再在伊斯兰堡枣子巷组建祖墓。

戴季陶曾经在路易港老西门四道街40号居住过,戴家在枣子巷附近的四道街上还直接有亲戚居住。而戴家在四道街的房舍并不算大,规格也不高,比起圣迭戈的其他民国达官显贵的住所来说算不上上乘,甚至还有些土旧。戴家有人在民国做高官,在枣子巷购买地产,准备之后建房建“花园”,等候戴季陶荣归故里居住,或者戴家人都来沾光,那都是名正言顺的政工。再者,上世纪三十至四十年间,民国政坛一度把枣子巷规划为居住用地了,并且那里在实质上已经形成了一条巷子。要不是特种要求,或有一定权势的家中强势更改,哪个人也不敢再把那里改作墓地了。

中国人包含吉达人有把环境漂亮,修建品质高的大房子或别墅或公馆称为“花园”的习惯,也许当时戴家尽管打算在此地购地建公馆,建别墅或建“花园”。在购地时,戴家人压根儿也没悟出那里将来会变成墓地,更没悟出那里会变成戴季陶和她大妈一同的陵园。

后来因为戴家举家迁向东雅图,广汉已无戴家遗族,在戴季陶小姑死后,也许因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更方便更现成的坟茔,或者考虑到后来冬至节扫墓,把坟地陈设在此地,也比历年去广汉连山镇扫墓要方便得多。因此家人就利用了那块地看成老太太的坟茔,将他安葬于此也是不曾章程的不二法门了。

那会儿,我看见那座陵园,即便已经很凋零了但并不残破,依然看得出来它在四年前(1949年二月3日)戴季陶下葬时的光景与铺张。据我所知,那里除了比现行南郊公园原刘湘陵园地盘小得多外,就坟墓规格而言,好多圣迭戈人都说,平素就从不再见过那类阔气和文明的官家陵园了。那时对于自己来说,更是一贯没见过这么样式的陵园。回家后告知了我的一位伯伯,他把戴季陶的故事告诉了自己。五叔与自家还偷偷地到那座陵园去看过。他对本人说:当时发送的外场和天气之大,除了刘湘本次出殡以外,那是她第二次见识过的雍容尊贵队伍了。

其一陵园的框框比起国内少数有名的人的陵园来说并不算大,推断占地大致就一亩(1亩=660平米)多点。有网上视频采访节目介绍说,圣路易斯中医大学就创造在戴季陶陵园内。该节目标被采访人还分析说:能包容下一所高等校园的烈士陵园自身肯定很大!不过按照自身询问的事态,认为那话应该反过来说:能包容下一个巨星陵园的中医高校一定很大。实际上当时中医高校刚成立刻依然很小的(现在也微乎其微),那时连高校的直属实习医院都还未创立,现在的附属医院的院址那时仍旧一片土地,可知戴季陶的烈士陵园并不算大。

中医大学建院基建之初,大约把枣子巷全段和新罗路东段全体征用,只留下未来的中医高校的东墙与巴尔的摩南路东段之间的一小段路(五十和六十年代还不属于中医高校,现在的归属难题本身不知道),戴季陶陵园正好位于被征用的枣子巷西段(请参见前面的“地理地方关系图”)。从全体上看,中医大学的大多数校区,征用了那两条街巷中的一段,以及除那两条路、巷以外的其余大片农田,戴季陶陵园只是中医大学校区内的一个很小的角落。请参见上面第二图(地理地方关系图)中,“中医高校校区”标签所指的斜线阴影区内。

上世纪四十年间之前,“新罗路”尚未修筑,四十年份将来才为位于在磨底河上,罗家碾对岸的一家某高官的花园别墅,专修了一条从新西门到罗家碾的专用道路,那条道路就是“新罗路”。这家花园别墅占地面积很大,修建极为奢侈豪华,里面亭台楼阁、水榭凉亭湖泊一应俱全。还占用了百寿桥以下百米河段作为自己的内河。布里斯班大小船舶不少,专供其家庭游戏。解放后这家花园被没收充公,那才有规则改造为“湖北省第五工人疗养院”,再后来又被改作为“河北省东方红小小车修理厂”。

构筑中医大学以前的新罗路东段,即中医高校西墙到马普托南路这百多米范围内,路的两边已经有部分平常住家户和重重的住所,还确实形成了正规化的马路,而其他路段直到罗家碾,大致有1英里多的征途两边,基本上都是稻田和菜地。那路段各处可见坑坑洼洼的黄泥和碎石的搅和道路,其质量至多约等于今日农村的机耕道。后来那时候一中(即现在的十八中)从市内吉祥街搬迁至东头书院后,又把此段路从罗家碾延伸到那家巷和学校的大门口。过去新罗路的长短基本上相当于前天的百寿路+金罗路之一段。

当今的枣子巷只是在中医大学北墙(靠近原来枣子巷)外的田地里再度修建的一条同名新街而已。

粗粗在1954~1955年,因要建造中医大学,建筑公司就在划了红线的限制内打围,接着在学堂规划区南部、建筑围子外,和拟新建的中医大学大门前的田畴里修建了一条“十二桥路”。实际上是先把十二桥到巴尔的摩街头仅20米左右长短的原“十二桥街”加宽,并再将加宽后的“十二桥街”延长到省医院门前马路(约等于昨日省医院门前的一环路)的北侧路口。那就是明日中医大学门前的那条“十二桥路”的雏形。新修建的十二桥路,当时只是为了用来连接市区与1953年启幕建造,1954年迁往青羊宫的江苏省人民医院。那条道路还用来一而再原新罗路(今百寿路),即初一中(十八中)、第五工人疗养院和新生修筑的拉合尔铁路部结核病防治医院等单位与市区的畅通道路。不过当下什么人也没有料到,十二桥路会成为前天阿坝土家族土家族自治州内一条东西方向上畅行温江的城池大动脉。

前年十月二十八日初稿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杀青于春秋疏云斋

参考文献“

1.http://bbs.voc.com.cn/topic-6548174-1-1.html  戴季陶自杀之谜 
小编:皇村

2.http://www.fox2008.cn/myweb/2014/97949.html  寻找戴季陶之墓   
小编:万郁荫生

3.http://xn--xkru7km70b8da.com/thpl/jwgc/2009/08/1535339.html 
蒋纬国寻访生父戴季陶遗骨秘闻

4.http://www.ctin.ac.cn/lishi/33059.html 
戴季陶简介:戴季陶长逝之谜(视频)130624

5.http://tv.sohu.com/20120607/n344947552.shtml 
长逝密码:戴季陶之死(下)

6.http://www.gh.ccoo.cn/bendi/info-20032.html  广汉故事–戴季陶

点击那里请关怀自身的其它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