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空军司令员的故居

民国空军司令员的故居

村办文集·佛罗伦萨游记《此去、苍烟巷陌青榕》之11

在门牌“南后街3号”处,青砖高墙上的拱门有无数人进出,门口的右侧挂着“吉林省海峡民间艺术馆”的大牌子。看来,这是一个得以免费参观的展馆景点。民间艺术展各处都有,经常是千篇一律的如出一辙。我本来兴趣不是很大,无意间抬头看到门的左边还有一块小部分的方木牌,下边写着:“蓝建枢故居”——这厮平素没有听说过——下面还有几排小字,当看到其中有“民国海军上校”的字样时,我便接着人流走了进去。

进门后,穿过天井,进一道门,再过一个天井,就赶来了一个大厅。内里都是旧时的木质结构建筑。从简介中可知,这座蓝总司令的祖居,建于西魏,有六个主座,一个花厅,面积有三千多平方米。大家从南后街进来,里面是后座,还有其它一个入口则是正对着前座。

抬头望去,厅前顶端悬着一块“昴翼齐辉”的匾,大匾陈旧斑驳,似比这里的老建筑更加苍老。前方正面的墙上是一篇民间艺术展的前言,顶上有一块红底金字“澄威将军第”匾额,两旁柱子上的对联是:“海波澄碧春辉丽;旌节花间集凤鸾”。可以见到,匾额和楹联即使是崭新的,却可能是这位海军司令员家里原本牌匾对联的复制品,与中档民间艺术展前言完全不相干。

从侧面走过这堵厅中心的墙之后,再回头看,发现这边才是这座故居中最紧要的一派墙。只见墙中央是一幅巨大的照片,照片中人正是那座大宅子的所有者。蓝总司令是正式的旧式军人形象,光头,留着半长胡子,身穿克制,斜挎绶带,克服上边点缀着肩章、勋章、铜纽扣,一眼看去就是北洋一时高官大佬的形象。那照片应该就是卓殊时代的老照片放大制作的。

这边的顶端有“盛世耆英”匾额,两旁的楹联是“道德神仙增荣益誉;福禄欢喜长乐永康”。对联没有特色,就是大规模的福禄寿吉祥楹联。旁边有蓝建枢简介和她的故居简介。

作为民国初期的空军大佬,他肯定是从后汉卷土重来的老北洋空军官士,经历过不少清末民初的轩然大波。那多少个事件有部分大家从书本上读到过,但都不甚了解。实际上,北洋到民国初期在近代史是书本上较为语焉不详的片段,也是本身原先最不关心的一时,但足以设想,和近现代另外时代同样,一定也是壮美、跌宕起伏,而其中的历史精神并不易于被察觉、发掘,同时各样意见也是尖锐对峙的。

查这位蓝总司令的野史,可以知晓,他比自己大一百岁,毕业于当下西楚率先所近代空军高校——福冈船政学堂,这也是中华率先所军人高校。他还曾留学美国,回来后历任多艘舰船的管带。他也曾随丁汝昌赴英接收秦代朝廷为扩张空军实力而买入的舰船。丙寅战争时期,他率“镇中”号参预防御交战。结果北洋空军全军覆没后,他的舰艇也被日军俘虏,他因“船亡人存”而被去职。后来有北洋大臣袁世凯保奏,他才还原官职。从此,一路随行袁世凯。民国成立后,出任空军左司令,后为海军第一舰队中校,授海军司令员衔。1918年升任海军总司令,授海军少将。1921年辞职,受封澄威将军。晚年回来帕罗奥图这座老宅,隐居而终。

本身不知晓那位老军官曾经有过怎么辉煌业绩,但壬辰海战的干净没戏对她来说,应该是最大的污辱。甲申海战的小败确实也是民族的屈辱,但是就在当下,对于东瀛,国人也会有两种态度,一种自然是痛恨,这是绝大多数同胞的姿态;第二种却是欣喜甚至感激,欣喜的人就是想着可以“趁火打劫”的人。辛酉海战的挫败极大地削弱了宫廷的实力,加速了王朝的灭亡和共和国的落地。

从简介可知,大宅的持有者蓝建枢在充当空军总司令期间,曾派军舰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各国舰只进驻海参崴的行动,但并从未暴发猛烈的交锋;此外就是在当海军总司令在此之前,曾在民国二年奉命带领第一舰队到迪拜,参加镇压孙蒙彼利埃反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克服了讨袁军。这后一件行动可能就是他终身最分明的功绩了。

档案馆,这儿,袁世凯成功地用和平形式逼迫东晋皇庭退位,由此推翻了晋朝统治,与其它门户的集团和革命者一同建立了共和国,他自个儿担任临时大总统。当时,世界上具有大国都认账了首都国民政坛的合法性,而国民政党也乐意学习西方的民主政治。新出生的共和国举行三权分立,创设了会议,在会议中各样势力对政治事务和权限分配举办和平协商、选举。但就在此时,孙新奥尔良的二次革命破坏了新生的宪政民主,彻底打破了困难维持的一方平安局面,开创了民国时期大军解决纠纷的先例,从此政治进入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我以为,这时本是神州历史上唯一一回最相仿宪政民主的一时,武装革命最后使得中国的民主试验战败了,因而进入了漫长的军阀混战。

这位蓝总在充当空军司令员三年多自此就当仁不让隐退,回到这间老住宅里颐养天年了。据简介中说,他退居此处之后以乡绅的地方闲居,喜欢出外看闽后南剧,也出席过部分民间活动。最终什么时候身故,不得而知。

我们延续在古堡内行动、参观,其中挂有不少本土艺术家的国画,但本身都不曾多小心,而是抬头寻找这一个老旧的牌匾和一部分对联。沿着参观路线,曲折回环,一路走去,最终在正座的客厅里看到一块很陈旧的牌匾,黑底红字,中间书写着五个大字:“一片冰心”。我猛然觉得这题字似乎与这座大宅的主人的地方不甚相合,便细致看匾的上下款小字,尽管不可以看清全体,也从不搞清具体意思,但自身或者察觉这块匾与这宅子完全不相干,一定是源于另外更加古老的私宅。我这才豁然开朗。原来,这里的众多牌匾、对联和其他物件只不过是安徽风俗展览的一部分展品,完全不是住宅原有的。

回过头来一想,也才了解,这里与主人相关的事物,除了大宅子之外,唯有这幅墙上的照片和“澄威将军第”匾额以及一副对联。这副对联里的两句诗,原来是出自《北洋海军军歌》。有一篇近一两年的简报说到,这首军歌在戊申失利后便已失传,二〇一二年中国海战争史研商会在做北洋海军兴衰史时,很幸运地在英外国交档案馆资料中发现了歌词和曲谱,这才使得这首曾经唱响在中国海域的雄壮军歌重见天日。全体乐章仅四句,不知作者为谁。歌词如下:

宝祚延庥万国欢,景星拱极五云端。

海波澄碧春辉丽,旌节花间集凤鸾。

对联就是取了后两句,用来挂在那位北洋海军老兵的家里真是再贴切然而了。同时,我也觉得,中国的野史,不说经过长年累月的变通,就只因所有的赢家都有毁灭证据、有意掩盖、修改、抹黑或粉饰以及片面宣传等等的习惯,而且进一步擅长给人和事戴上裁判性的价签,所谓“汉奸”、“卖国贼”之类的罪名更是满天飞,历史的精神有时还真是只好到外国档案馆中去寻找。对于这间大宅子的持有者及时的立足点和表现,我无心去判断是忠是奸。实际上,世间的人和事并不是非黑即白,客观对待真实的历史才是科学的神态。

当我们从出口走出大宅辰时,突然感到有些恍惚,由于经过了七弯八拐沿着展览的引导来回转悠,一时竟是不知身在何方了。问过门口保安才晓得,这个讲话位于吉庇巷。我们走出去,又再拐了个弯,才走回去原定的出境游路线上。

个人文集·阿拉木图游记《此去、苍烟巷陌青榕》之11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