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家安全体秘书长罗青长回想

原国家安全体秘书长罗青长回想

档案馆,柳哲

柳哲与原国家安全体院长罗青长

曹聚仁

原中共中心调查部县长罗青长先生,2014每年1月15日不幸因病逝世,享年96岁。当时惊闻噩耗,感伤不已!记得19年前,我在复旦游学期间,因研商“两岸密使”曹聚仁先生之故,曾拿到罗青长司长的忘我协助与热情接见,第一次披露了曹聚仁为双方和谈奔波许多鲜为人知的底牌!

记念在原国务院副局长兼总理办公室负责人、中共中心统战部副院长童小鹏及原中共主题统战部副市长宋堃等推介下,
我曾就曹聚仁先生曾为两岸和平统一事业奔波及其在普罗维登斯辞世前后的有关情状,于1999年2月5日午后4点至6点,在首都西苑罗老家中,拜访了原中共主题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长官兼总理办公室副负责人、中共主题调查部县长罗青长先生。他是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接见曹聚仁时负责接待工作的当事人之一。罗青长说,周恩来总统生前曾为曹聚仁盖棺论定:“爱国人员”,并亲拟曹聚仁墓碑碑文:“爱国人士曹聚仁先生之墓”,委托当时香岛大公报社社长费彝民在伯尔尼为曹聚仁举行公祭,并将其骨灰运回大陆曹聚仁家乡江西兰溪安葬,让她叶落归根。(据笔者所知,曹聚仁先生骨灰并未在家门安葬,辗转香水之都、青岛,最终落葬于迪拜青浦福寿园。)

罗老告诉笔者,曹聚仁是经过费彝民介绍来大陆采访的。在本人的影像中,曹聚仁对毛泽东万分崇拜,与周总理、陈毅副总理都很谈得来。在1955年万隆会议之后,1956年周恩来总统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指出解放青海有二种办法,一是军事形式,一是和平情势,争取用和平模式解放山东,在这种情形下,曹聚仁于1956年二月赶来新加坡市,周总理很推崇曹聚仁,就指出让毛泽东主席接见曹聚仁四遍,目的是将大家的对台政策通过曹聚仁传给河北当局,河南当局首假诺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和陈诚多少人。大家清楚曹聚仁与蒋经国过从甚密,曾为他办过《正气日报》,并做过蒋经国孩子的家庭助教。毛主席非常重视曹聚仁,当时毛主席讲政治性“试探气球”。1958年8.23金门炮战前天,毛泽东主席接见了曹聚仁,将金门炮战的底细,重借使打给弥利坚人看的,以避免花旗国人踏足使安徽划海峡而治,让曹聚仁设法传递给蒋氏父子。曹聚仁也答应将音信传给蒋经国。周总理和大家也等着曹先生把信息传递给湖南。当时曹聚仁可能没有与蒋经国直接挂钩上,或者出于其它什么来头,但她为了履行毛主席交给的特殊任务,在无奈的气象下,后来在新加坡共和国《南洋商报》以记者“郭宗羲”的名义,发布了金门炮战的信息。周总理对此事有些不如意,当时周总理非常重视保密工作。1956年曹聚仁初来新加坡,也是毛主席提议,让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在颐和园请她吃饭。当时曹聚仁有写给大家的告诉,说她于怎么样时候何地与蒋经国相会,写得很详细。我当做总经理,对此也有些怀疑。罗老说,当时曹聚仁来新加坡位居新侨旅社及外出采风采访,都是自家具体安排的。当时主旨对台工作分外重视,专门建立了中共要旨对台工作领导小组,是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统平素承担的,具体的事务性工作由自身负责。对江西题材是很是保密的,而且再三再四谈到这多少个题目,我也与曹聚仁谈过。他回香江后,连篇累牍地将去辽宁和蒋经国会师的通过、怎么谈的始末用复写纸写成告诉向我们报告。曹聚仁1956年底来京城时,周总理、陈毅副总理和掌管统战工作的徐冰司长都对她很依赖,认为他是山东当局派来打听、精晓我们对台政策细节的,而且我们在香港(Hong Kong)指定联系人为大公报社社长费彝民与他联络。大家对曹聚仁这位老朋友,以及她的故交马树礼、宦乡都很熟识。我与曹聚仁也常会晤。陕西当局一方面想摸清共产党的底,另一方面又怕被外人通晓。当时不是曹聚仁的因由,而是蒋氏父子不容许让曹聚仁,也不容许让任什么人公开插足,不留文字,这种思想意况是能够一定的,蒋氏父子心胸很狭小。曹聚仁为两岸和平统一事业奔波的“爱国人员”,是一心能够一定的。

当笔者请罗老谈谈曹聚仁在多哥洛美回老家前后的情景。他说,曹聚仁先生在香港(香岛)、加的夫生活相比较贫困,后来患了癌症,委托费彝民照顾曹聚仁,也是周总理的视角。中心对曹聚仁先生的生活,从经济上也赋予了有些帮手。我和周总理都知情曹聚仁的病情,让她定居莱切斯特休养、治病,也是周总理的支配,认为在香江特工相比较多,在泗水可进可退,当时海牙的球星何贤、马万祺,都是全国人大代表可能政协委员,常来日本首都。当时曹聚仁住院的热那亚镜湖医院参谋长为柯灵,与著名老作家柯灵是同名同姓,三十年份的老党员。按照周总理的看法,我具体安排邓珂云去戈亚尼亚照顾病重的曹聚仁。曹聚仁逝世后,又立马安排曹聚仁孙女曹雷、外外孙子曹景行去吊丧。周总理安排曹聚仁的亲人去科钦照顾和吊唁送别,很不简单,当时去港澳很不易于,费了很大的周折。

曹聚仁在哈里斯(Rhys)堡与世长辞后,周总理委托费彝民主办公祭,有关悼词和曹聚仁家属的答谢词,都经周总理过目同意,优良曹聚仁在解放后,曾从事爱国工作,有所进献。墓碑是由本人主持的,墓碑碑文是周总理定稿的。周总理当时说,曹聚仁盖棺论定,称得上是“爱国人员”,并亲自为其墓碑拟写碑文:“爱国人员曹聚仁先生之墓”,认为曹聚仁生前为互相和平统一事业而羁留港澳,未能回来大陆,应将其骨灰送到他家门甘肃兰溪安葬,让她叶落归根。曹聚仁先生的一些素材,出于保密原因,还被寄放在国家有关机关的档案馆中。

罗老最后说,曹先生走了爱民之路,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统、陈毅副总理都愿意曹先生在两岸关系上奋发有为,但鉴于各样缘由,包括蒋介石他们只想了然共产党对台的底细,没有诚心诚意,也不愿声张,由此曹聚仁的鼎力不曾得逞,是他力所无法及,最终在伯尔尼竣工,为双方和平统一大业贡献了毕生精力,这种爱国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周总理在当下自然曹聚仁是“爱国人员”,那很不容易,当时要么文革前期,周总理自己的境地也很不便。

记忆本次访谈,我整理成文,以《周恩来为曹聚仁亲拟墓碑碑文:爱国人士曹聚仁先生》为题,发表于《中华读书报》(1999年九月28日)上,第一次披露了周恩来总统盖棺论定评价曹聚仁为“爱国人员”,并为其墓碑定稿:“爱国人员曹聚仁先生”。罗老还应本人之邀,亲笔题词表彰曹聚仁“为祖国统一大业,进献了毕生精力”、“周恩来总统生前对曹聚仁先生的评语:‘爱国人员曹聚仁先生’。”最后,我与罗老合影留念。这张相片与题词,从来陪同在自身身边,倍感温暖,弥足爱戴。

爱国人士曹聚仁先生为两岸和谈奔波的历史见证人罗青长先生,即使一度驾鹤西去,我们除了悲伤不已,更为曹聚仁、罗青长等为相互和平统一事业默默地不懈努力的关于首席执行官与爱国人员,表示崇高敬意与深厚哀悼!

新加坡市海淀区香山北正黄旗17号柳哲,邮政编码:100093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