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永不忘记

徽州永不忘记

批朱小 组的首席执行官,名叫汪银辉,一个四十出头却还身材苗条的中年男子。

她是县委宣传部的人,大概是理论科的科长,人很得力,语言表明能力超强,能把一篇不怎么生动的文章,念得绘声绘色,极富感染力。就连一向不把周围人放在眼里的张跃祖同学,对他这种热读效果,也是敬佩有加。

骨子里,张跃祖曾对自家说:“他写的稿件,我看也就一般化。但从他嘴里念出来,效果就不一样,60分的著作一下子进步到80分。”

老板只念自己写的草稿,一向不念旁人写的。有时候我想,主管倘若把张跃祖写的事物拿去念一下,说不定也能念出一朵花来。

张跃祖一身夫子气,著作吐鲁番八稳。

我们办事的初期任务,就是看材料,记笔记,把史书记载的关于朱熹做过的事,说过的机要言语,摘抄下来。之所以只抄“要害言语”,是因为朱熹说过的话太多。有一本出色版的《朱子语类》(文革中出版的《毛主席语录》,可能就是模拟这本书的体例),长篇的有《朱文公文集》,还有散见于记事中的对话,等等。

上班时,我们7个人围坐在一个乒乓球桌子周围,中间摆满了书本和材料,我们身后的条桌上,也是一摞摞线装书。时不时有人自嘲:“我们这是钻故纸堆里了”。这时“钻故纸堆”可不是什么褒义词,腐儒的代称而已。

每一天开工前,总监都要说两句,总括前几日,安排明天。咱们劳大去的3人,以及歙县的这两位教授,对老总都很重视,洗耳恭听,言听计从。

只有一人不等,他就是县广播站的编撰胡承恩。有时经理正说在兴头上,他斜刺里泼出一瓢冷水:“哪许多废话,干就是了。”老板便裂开嘴笑笑,算是回应。他俩是老同学,没得计较。

胡承恩其实是个爽快人,他个子魁梧,心满意足,说话直来直去,也很健谈。初碰面他作自我介绍:“我和《西游记》作者的名字,写在纸上只一字之差,口头叫起来,齐驱并骤。(当地口音,胡读扶,扶吴近音)“

老胡和本身还说得来,曾请我去他家吃过一顿饭。这里离黑龙江近,他喝酒也随了河南的性儿,爱喝塞维利亚黄酒。三杯洒下肚,开首拉扯,首当其冲的是他的老同学汪银辉。他为汪叹息,说她那么瘦,日子过得也欠好,关键的重点,就是婚结得太迟了。

老胡这样一说,我倒想起一件事。

一天下午,我因事找到总经理家,一进门,见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蹲在私自拉巴巴,汪手拿一张白纸,正龇牙咧嘴地给娃儿擦屁股。他家大概就这一间房,床铺炉灶都在此间,光线也不佳。一个30岁左右的英俊妇人,正在往这张低矮的小饭桌上盛摆稀饭,显著这是儿女妈汪夫人了。见有客来,她抬头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老夫、少妻、幼女,茅屋、阴暗、稀饭,就是本身这天傍晚看到的万事状况。这情况,印证了老胡的声声叹息,却与上班时首席执行官的生气四射,怎么也拢不到一起。

在老胡评论她的老同学时,坐在一旁的胡夫人插言劝道:“不要老说人家结婚早迟的事。”

出人意料这一劝,倒点燃了老胡的劲头,起首说起自己的奇闻逸事,看来是想作效果相比较。他有个外外甥,我见过,中等个头,20来岁,留着一抹小胡子,称得上少年英俊。他说她外儿子在屯溪上班,有两次他小姑去看看她,晚上她骑自行车送他妈回来,小伙子有劲头,车子蹬得快速。路边的田里有社员在做事,其中一汉子拄着锄,手指疾驰而过的单车,大声呼叫:“你们看哪,那小子带了个女的,显劲呢!车子都骑飞起来了!”

爷们显著弄错了,把这母子俩当成了相恋中的一对。回来后外孙子一气之下地把那路途奇遇告诉大叔,老胡一听哈哈大笑:“这有什么,好事吗!表达你妈生相年轻……”

老胡在说这多少个段落时,我留意到,他至极半老徐娘的老婆,居然笑靥如花,满脸的如痴如醉。

真是一对恩爱夫妻,幸福的一家人。

油菜花黄的时候,我和老胡作伴出了趟差,这也是我们批朱小组唯一的四次远差。目标地是浙江婺源县,任务是去县档案馆查寻有关朱熹的素材。

传闻我们是从徽州歙县来的,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很热心,一边给大家翻找卷宗,一边问这问这说个不停,这景色,就像是在异国他乡意外地遭遇家乡人一样,抑制不住地兴奋、亲切。

婺源人的徽州情结是很难割舍的,他们在徽州(开端称歙州)这一个我们庭中协调相处了上千年的历史,风土人情以及方言语系都深入地打上了徽州的印记。

1934年,国民政党为方便围剿井冈山的中心红军,强行将婺源划归浙江。但婺源人不领这些情,从上层人物到底层百姓,都务求再次来到湖南,上访、请愿不断。这样闹了十几年,终于在1947年得手,被划回河北。

两年后的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大军攻占了浙江全境,并顺便着解放了婺源县,为便利统一管理,婺源被再一次划归四川。这一次婺源人糟糕再闹了,解放军是来帮我们解放得解放的,这多少个情还得领。

档案馆,尽管如此,那种绵延的对徽州的恋恋不舍之情,并不曾随着消逝,只是自此深深地埋在了内心。

我和老胡在档案馆待了一个早上和第二天的一个深夜,合起来整个一天的日子,把所查到的素材摘抄完毕。回程的公共汽车只有早班车,这样一来,大家就可以在婺源休息半天。

早晨没事,一身轻松,早晨大家在一家小餐饮店点了五个菜,要了一壶酒(自然是老胡喜爱的黄酒),慢饮细酌起来。商旅虽小,来用餐的人却游人如织,打招呼的,客套的,点菜的,以及餐馆服务员的应和声交织在同步,热闹得很。只可惜,当地人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自身问老胡,老胡说,能听个大概,不全懂。这也难怪,一个县还分东西南北音呢,在此地能听个大致就很不利了。虽然听不懂,婺源话的这种语音语调仍然很值得观赏,尤其是一句话结尾的不行拖音,听起来像唱山歌似的,令人忍俊不住。

吃过饭在街上转悠,信步走进一家文化用品商店。眼睛扫了一圈,原来里面卖的全是文房四宝。看了看,纸是卷着的,笔是套着的,直观一点的,就是砚和墨。墨不是墨汁,是固态的长方块,正面有描金的花纹图案那种。

俺们在陈列砚台的那一面柜台前停留下来,面前一溜摆放着大大小小十多少个门类,有圆形的,有方形的,更多的是这种近似于椭圆而又不甚规整的弧形砚,有多少个大的下面镌刻着鸟兽之类的美术。

店里有多个营业员,一个50多岁的老知识分子和一个20上下的女孩。老者见大家注意砚台,便神采飞扬地走过来推介:“我们这里的砚台都是优等,歙砚,全国四大名砚之一。“

“歙砚?“我惊呆地问,“那里也产歙砚?”我回转眼睛着老胡,老胡一脸茫然,看来他和我同样,也懵了。

“对啊。”老者接过话头,“歙砚的石料,就产自我们婺源的溪头公社龙尾山,所以,歙砚又称龙尾砚。大顺,大家婺源属于歙州,哦,就是现在的徽州,物以州名,由此定名为歙砚……”他不停道来,如数家珍。

出口间,老胡脸挂不屑,家乡的名牌产品,却在此地生根,对他的话难以置信。我倒是相信,老者的话全真无假,瞎编是编不出去的。这时的人,固然是商人,都很憨厚,不像现在,为争个名士名牌,吵得乌烟瘴气。

殊不知地撞进歙砚的原产地,心里痒痒,便想带一方砚回去。高档的买不起,就选了个最简易的四方砚,8块钱。又花两块钱买了一块墨,两样合起来刚刚10块钱。四方砚虽然简单,但下边还有个红木盖,光泽鲜亮,看着也还大方。

这块四方砚至今还坐落自己的书橱一角,这块墨用了两遍就没舍得再用,买来时有个精致的小盒子,现在它还躺在非凡盒子里。

每当我看看这对砚墨时,便回顾自己和老胡的婺源之行,想起婺源城郊绵延至海外青山下的油白菜花海,想起这逝去已久却又难以忘怀的青翠岁月。

]�^wY;��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